我怎麼會從電機系來到社會所?

有些人可能有追蹤過我的 Facebook,或者是透過別人知道我在電機系有一些受苦的經歷,但是我今天不想要談那些什麼悲情啊、什麼創傷啊、什麼女性主義的覺察、什麼發現,我不想談這些東西。我今天想要講的事情是,我做為一個人,我怎麼成為我自己的過程。

23 歲。

如果說真的要許什麼生日願望,我會希望世界上,尤其是在這座已經把最低的水果摘完的島國,有更多人能勇敢地說出,

「是,我還在找。我還不知道我想做什麼,但在找尋和探索的道路上,我能夠為自己負起責任、不好高騖遠、對自己的渴望與困惑誠實。沿路上我有信心會受到很多幫助,而我也和自己許下承諾會在往後的路上償還予需要幫助的人。不過在這一路上我都能夠照顧好自己,請不用為我擔心。」